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又回故乡》朗诵:淡妆  

2015-09-15 06:3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回故乡 

作者:朱子

朗诵:淡妆

 


    一路风尘,一路高歌,一路郁郁葱葱,一路随风飞翔。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又回故乡,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在初冬静默的季节里我悄悄地回来了,正如我当初悄悄地走。

    水乡初冬的村庄看到的依然还是秋景,水衫依旧葱葱郁郁,还有那法桐树挺立在村头和路旁,叶片稀稀落落的挂在树梢上。凋零的黄叶,如金色的请柬,如岁月的风铃,见证和叙说着水乡的一切。 几年不见,马路拓宽了,也更平坦了,可我的心却怅然若失。我晓得,那已不再是儿时闭上眼就能走回家的路。那时的小路虽然九曲十八弯,虽然崎岖泥泞又难行,但,有着刻骨铭心的温暖。现在的路面硬化了,村庄变成了小城镇,庄稼地在大面积缩小,尚好的稻田被楼宇所覆盖,往日开满丘岗的野花现时也少了些许踪影。池塘和小河沟被填平了,杨树林整片地被砍掉了,水泥路和柏油路在向前延伸,一直延伸到往日的茅屋前。

    故乡是在热闹中萧条了,空空荡荡的楼房,稀稀落落的几棵老树,远远的几声鸡鸣,断断续续的几声犬吠,看不到一个儿时的伙伴,偶尔遇见的,都是踽踽独行的老人和顽皮的孩童,迫于生计,青年壮汉都出去寻梦去了,我在心中暗暗地祈祷佛祖保佑他们能如愿!

    今天,我站在这熟悉的地方,原野的容颜依旧,为什么竟有一丝的陌生。那童年泥土的芳香,崎岖泥泞的乡间小路,飘渺在茅屋上空的炊烟,还有那河沟、小溪、池塘和在那河沟、小溪、池塘畅游的小鱼,嬉戏的水鸭,都被这水泥板块、商店、市场的嘈杂声和高速飞驶汽车的轰鸣声替代。只有那无以替代的记忆被尘封进那凝固的路面里了。我宁愿回到童年,依然走在那条泥泞却塌实、逶迤却安详的小路,那才是我真实的家。

    抬头放眼望去,偌大的一栋楼房,大多时间只有父亲一人守着,父亲八十多岁了,满头银丝显示有些老态。想起父亲当年是如何豪气冲天,一肩挑得起两百多斤的担子,现在也不得不服老了。过度的劳累,一副硬朗的身板佝偻了,耳朵也有些背。人,真的是天地囚徒,谁也逃脱不了自然规律的掌控!

    夜深了,伸手不见五指,凭着感觉漫步在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水泥马路上,忙碌了一天的乡亲们进入也许并不甜美的梦乡。我独自一人享受着这难得的寂静,噢!不对!还有那闪烁着的故乡的星光和勾起我无限遐想的那么熟悉的虫鸣与我相伴。白天那片绿得让人心醉的竹林,在黑夜中幻化成一座难以逾越的静止的山峰,在那片山峰中,珍藏着我儿时多少天真无邪的快乐和绚烂多姿的梦想。

    冬夜的凉风轻拂我沧桑的脸颊,安抚我曾是伤痕累累的心,在多少个无月的夜晚我不能入眠。倘若有一天生命随风而去,我要化作一捧黄土,静静地依偎在故乡开满鲜花的丘岗,贪婪地吮吸着家乡泥土的芬芳,直到宇宙的尽头。

    浊泪无声,轻轻地滑落在我致死热恋的故乡的这片热土!           

 

 

点击进入欣赏更多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