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诗歌朗诵《乡愁的距离》朗诵:淡妆  

2015-09-22 07:0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愁的距离(外三首) 

作者:陈宏宾

朗诵:淡  妆

 

    一步,不远,足以够我走一辈子。炊烟从早上就开始奔跑,却跑不出娘的一个喷嚏。那是我回望故乡的一个信息。老屋也跟着跑起来。

    我的梦境拉长,一句话丈量不到头。乡愁已经购买了车票,向我驶来。太古朴、厚重,夹杂着泥土的味,分不清哪滴是娘流下的汗。

    家,故乡那个符号,闪烁在眼前。我在一张纸上找不到下笔的原点。方向依旧,泪水总是作怪,模糊一切。不知道乡愁穿件什么衣服,肯定是黄颜色的。和我相册里的底版一样,枯黄,苍凉。

    掉了一颗纽扣,乡愁伸出手。不远。纽扣跑得太快,超出了乡愁的距离。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词语里,等乡村慢慢白头。三两声狗叫,穿过鸟鸣,消失在村外。

    日历开始计算乡愁的距离。从唐诗,到宋词,元曲太苍凉,写不尽娘的叹息。我拼命挣扎,想摆脱钢筋水泥的拥抱。城市里的道路都伪装在我的眼神里。挤扁一滴泪,沿着高铁飞奔。

    乡愁在晶莹的眸子里缩短距离。娘站在村头,捧着一缕炊烟等待。

 

谁一直看着我的梦

    奔着那缕炊烟,我开始跑。故乡大声唤着我的乳名。回来吧!乡愁已经苍白。

    杨柳夹道,小河张望,老屋备好了一杯热茶,梦没有理由不回去。 娘把她自己站成我梦中的一个等待。奶奶已经成为村东那片柳林里一个符号。做着梦,忽远忽近。她身边站着一棵树,那是我在奶奶坟上插的一截柳。我不想让奶奶孤独。奶奶托梦给我,她很想家,老屋一直在她记忆里。多少次,我只能在梦里见到奶奶,看她温柔地舒展皱纹。

    童年,老屋总是和奶奶一同笑在我眸子里。夜晚,听奶奶讲古老的故事。娘不识字,但娘也喜欢听奶奶唱的童谣。童年太纯,我不会做梦,只会听奶奶讲梦里梦外。娘的身影让日子不再清苦,庭院里那棵老榆树捧着她流下的每一滴泪。如今,娘也苍老成奶奶,我却听不到那熟悉的故事。躺在床上倒头便睡,我把时间交给梦境。我想:娘会一直看着我的梦。

    在村东头。在奶奶长眠的那片柳林。 在我日思夜想的故乡。不能回去给娘梳理一下散乱的白发,不能依靠在老屋怀里回忆过去,不能听庭院里那高一声低一声的鸟鸣。我把老屋的叹息,娘夜里的张望涂抹在笔端。

凝视久久! 好长时间没有读过手机里的短信,不知道是娘忙,还是我忙?陌生了河塘。陌生了村头的老榆树。陌生了一张张面孔。只留下一双眼睛,在乡下看着我,看着我的梦。是不是在想她?

 

梦碎故乡

    西沟月影,点燃童年梦境。问一声,离乡人,何时还? 娘擦亮茶几,挽起披肩长发。低声轻吟,月是故乡明,等不来一曲同唱。 酒盏独寒,空守流年相思。

    站立庭院,独依老树许愿,烟尘落入空寂内心,夜不成眠。 用目光打磨漆黑,研一团墨,清冷,写不下一行等待。一卷乡思,起于老屋。灯光阑珊处,我成了娘等待的一个符号。

    乡村烟雨,渲染一帘身影,娘剪一卷旧梦。等。等一把油纸伞,走过繁华,走过村前小河、石桥。雨滴碎,旧梦落。夜色收起娘的愁容,掩卷。梦深梦浅,空叹!时光依旧人已老,再也听不见月色下的欢笑。徒留记忆,老树无语,春风已飘然。

    故乡,那一声呼唤,一直回荡在昨天。茫然间,鬓发雪染。乡村那雪,何时落入我心里,带着娘的体温。融化。化成一盏乡愁,就着月色寒,举杯。

为故土,为娘亲,为一厢留守的跳动。今夜,未醉,亦未眠。只因,梦易碎。不想让娘在老屋里打捞叹息。故乡,娘采来夜色,用心研磨,墨正香,等待书写的人。可惜,我太忙。

    今夜,娘不会睡。为我唱着童年的歌谣。窗外,夜正浓,雨正急。 老屋泪流满面。

 

风吹故乡

    风,把故乡的思念吹瘦。娘,折叠起一缕炊烟。一块磨刀石,磨砺老屋的目光。斩断蟋蟀的叹息,父亲的烟袋躺在谷草上睡觉。

    僵硬的等待,镰刀凝固的思想开始生锈。爹娘已老,提不起一颗麦穗的躁动。风吹过故乡。黄狗不安分起来,张望着远处的霓虹灯。躺在圈里的猪,对日子无动于衷。

    身边的那只羊,什么时间转成城市户口?坐在餐桌边,看着火燃烧文明。风,你还能吹起什么?老屋张开口想喊。翻开户口本,去年迁走一页,今年迁走两页。

    孙子的笑容,让照片苍白无力。那张木床,落满尘土。课本发霉,连风都懒得翻动。一声咳嗽,惊得老屋出一身冷汗。长久的沉静,屋檐下的蜘蛛网已经破烂,蚊子肆无忌惮地飞来飞去,完全不顾忌风的目光。

    窗外,石榴花吹落一地,雨水染红墙角下的老砖,暗红似血。 土墙在风中梳理着记忆,一只蝉停在墙头上,想鸣,口太渴。窗下的锄头已经困倦,疲惫地打着盹。吱呀一声,风推开庭院的门,四处张望,娘弯着腰打扫散落一地的叹息。风已经无力吹起,一对坚守的词语。 苍老的姿势站成一条短信,风是否知道发向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