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浓浓淡淡粽香时》朗诵:淡妆  

2015-06-17 06:0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浓浓淡淡粽香时


作者:润物无声
朗诵:淡    妆
 

 

 

 

 


浓浓淡淡粽香时
 
作者:润物无声
朗诵:淡    妆
 


    今年还包粽子吗?

     五月五,粽香飘。端午未临,粽香已飞扬。妻言语温和,缱缱绻绻的情怀写进眼中,一许困扰,几丝忧虑,心思难定。粽子上市,包装精美,脚步放缓,于留恋中,又觉着缺点什么。

    作为商品,那还是粽子吗?几片草叶包裹,抽掉了千丝万缕的温情,剪除了细腻融融的亲切,看不到粽子走来的历程,多了距离添了陌生,哪有心中端午的味道? 粽香飘,深藏着对过往的挽留,对旧时的怀念,对儿时的寻找,对亲人的探望。深深浅浅的乡愁升起,母亲就渐走渐近,炊烟里温润了她的笑容。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家乡端午折柳插柳的习俗,是否也有离别的味道?恰是柳絮飞扬时节,折柳之时,孩子们会呵口气,用力吹,让柳絮飞起。 柳絮年年飞,我却找不到自己。“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毬。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心无所依,苦味萦头,每个人舞起的情愁也不归黛玉独有。如若折柳枝,还能否折出我儿时的情怀? 端午,还能否回家过节?是我留不住母亲,还是母亲太绝情?今年她不会给我包粽子。

    泡米包粽子,粽锅煮鸡蛋,忆及儿时,甜甜暖暖。 母亲大概在这时开始忙碌。把米淘干净,用水泡,一遍一遍换水,我记得,泡米的盆面起了一层密密麻麻小水泡时,就好奇地用手指去点,母亲看到是不允许的,说弄脏了米。 端午前一天下午,端来泡好的黄米,捞出煮好的粽叶和捆绑用的马莲,外屋地中央放上方桌,坐上小凳儿或蒲团,母亲开始包粽子。起初,孩子围住不肯走,看着看着就急了,四下飞散。

 

 

 

 

 

 

 

 

 

 

 

 

     只有母亲耐住性子,稳稳坐住,一片一片粽叶压住边缘叠放,用力伸平手掌,来回抹平,铺好粽叶,双手托起,左手回转,围出角的粽叶托在右掌中,捞起水淋淋的米,填满后来回折叠,扯过马莲来回缠绕系牢,欣赏几遭,放进身边的盆内,就这样重复着包个没完

     晚饭后,粽子下锅,上面摆上鸡蛋,添满水,锅下生火。

     端午一到,粽香飘溢。清早,炊烟在宁静的山村升起。踏着露水采艾蒿洗脸,折柳条儿插在窗棂门楣上,挂上红艳艳的葫芦,红绿相映,色泽艳丽,焕然一新。姐姐手腕扎上五彩线,扬着手在人眼前晃来晃去。孩子多,母亲把鸡蛋均匀分给我们。我们私下比较着,先查个数,再比大小,偷偷笑时,猜测母亲偏向谁,而后各自躲进角落,狼吞虎咽。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母亲把鸡蛋分给我们后,她自己到底有没有?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谁的词,这般清丽温婉,让春夏的风景之舟,满载缕缕哀愁?。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