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一代倾城逐浪花》朗诵:淡妆  

2015-12-28 06:2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配乐朗诵《一代倾城逐浪花》朗诵:淡妆 - 淡妆 -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一代倾城逐浪花

 

作者:伊豆

朗诵:淡妆

 

 

 

 

 


 

    张潮说,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以翰墨为香------题记。

 

    漠漠冬野,寂寂似水。

    长长的北风,唱着谁也听不懂的古老的歌谣,伴着风的,是漫天挥动着翅膀的雪花。天空拉上了厚重的帘幕,不知道那些云朵去了哪里?疏疏落落的旷树,独立风里,陪伴它们的那些娇花幽草呢,如今都去了哪里?天空像一部幽深的大书,我迷茫的眸子努力地翻阅着什么,找寻着什么?在这部天书里,我看见什么了吗?我看见什么了呢?我看见那些在岁月里凋零的花了吗?也是隆冬吧,我和清沐着月色在校后的小山上踏雪寻梅。那时的我们走在青葱岁月里,做着诗一样的梦。

    “花世界里你最想做什么 ?”我问清。 “我若成花,莫过晚秋”。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正是花一样的年华。当时,我的心疼了一下,不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还是花?每一个女子,前世一定是属于谁的那一朵。无论是妩媚的、温柔的,纤细的,柔弱的,娇艳的,都曾以一朵花的态姿站在那里。那里,也总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一道别样的目光在等着她。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她是一朵娇媚的花,轻柔似云,柔媚如花。“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燕”说的就是她吧?弱柳扶风,长颦减翠,瘦绿消红。你用何种溢美之辞来形容她都不会过。她,体态轻盈,回眸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怪不得古人用沉鱼落雁比作她的秀靥娇颜。她是一朵江南花,只有在江南的柔风丽水,才会有如此清丽出尘的女子。

    似乎,每一个男人心里都需要一朵这样的花。那么,西施,你又是谁的心头好,梦中人?

    “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白居易将她当做自己的那朵心爱的杜鹃了。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这朵秀逸的花朵种在李白的梦里了吗?“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她是一朵让内心同样柔婉的雪芹落泪的花!

    她是属于江南,属于吴越江山的。隔了两千年的时空,隔了这层层叠叠的烟雨,隔了长堤的萋萋芳草,我仿佛仍能听见远古的琵琶声,我仿佛听见了月下的低吟“棹声一去两千年,范蠡西施逐暮烟,自是不寻寻便得,五湖云水岂无边!” 我不愿把她放在历史的回声中,更不愿让这位柔婉纤弱的江南女子与嘶鸣的战马、刀枪与斧钺连在一起。我多么希望,她只是一位素颜白裙的浣纱女子;我多么希望,她只是一个美丽的村庄少女;我多么希望,在江南的水湄处,能随处看见她裙袂如飞,弱骨纤形的风姿…… 而今,这朵娇艳的花朵去了哪里?

    江南水边多丽人。她是一位绝色女子!有人说她是一朵桃花,有人干脆给她取了一个花一样美丽的名字:虞美人。那些浪漫而又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们,又将她拿去做了词牌。

    她,柔情绰态,秀靥艳比花娇。纤纤玉手,剑舞似风。她,神清骨秀,柔桡轻曼。有谢庭咏雪之态,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她,含情凝睇,恰似海棠标韵。她,柔心弱骨,如花似玉。这位妩媚纤弱的女子与伟岸俊朗的霸王的爱情,点亮了灰暗的历史星空。他们的爱情更是令江河垂泪,让天地动容。

    这朵花,开了2000年,依然站在四月的江南。红的似火,黄的似缎,白的似雪,粉的似泪。她灼灼其华,恍如山野里那一树一树的桃花。她,灿若云霞,又兀自傲立。没有繁盛的枝桠,更无片叶的牵绊。她就在那里,独自芬芳着,美丽着。春雷压过,夏雨淋过,秋风吹过,她依然站在那里,依然美在那里。就这样,她在杨柳堆烟的江南,美了两千年。很长一段时间,我与她侧目对视,或眉目传情,却从未走近。这朵娇媚的神性之花,不能触不能碰,只存活于每一颗柔软的心里,只存活浪漫诗人的笔底!或许,她骨子里的一种孤傲拒绝俗人染指吧?

    江南水,江南花,江南的女子从来不只是阴柔的,为了奔赴一场爱,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可以什么都不为。可以抛弃一切,直至自己如花的生命! 只是因为爱!谁能想象那一场爱情呢?那是一条水与一座山的爱恋!她的骨子里更多的是侠骨柔情。这位柔情似水的女子,只为爱而来,为爱而生。她只想做爱人的红颜知己,她的霸王是她的天空,是她所有的目光。那些金戈铁马,箭飞似雨的岁月在真爱面前算得了什么?倾情为知己,死而何足惜?我喜欢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喜欢这个悲壮而又浪漫的结局。如今,英雄已逝,不知道她为谁起舞,为谁歌吟?在凛冽的风里,我依然追寻她的芳踪,仿佛她是我前世失落的姐妹。

   一阵梅香,越过季节的栅栏,从梦一样清清浅浅的夜色里轻轻妍开。有暗香浮动,我只觉眼里有泪。这是当年我与清一起寻访过的那朵梅吗?清,花一样美丽的女子,诗心盈盈,又孤傲独立,一如她的名字,多了一份清寂。这是一位逐梦的女子,可是软软红尘,美梦易碎。清,梦的那端,因何不见了你!?

    一朵花,且似一位娇媚的女子。张潮说,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以翰墨为香。如花的女子似乎注定了只属于赏识她的人,而不属于自己。西施属于吴越江山,虞姬属于她的项王,梅花属于大宋的林逋。那么,清呢?最喜欢这句话:“久久地凝视一朵花,你就成了一只蝶”。这话是谁说的呢?爱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到,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其实,你在看花的时候,花也在看你。而当你成蝶的时候,花还是花吗?

    在北风呼啸的隆冬,不知为何会想念那些远去的女子,想念清?我找寻着她们,是想点亮自己暗淡的心房,还是追忆那个逝去的童话?纷纷地,雪花收起了小小的飞翔,像一只只的雪蝶,投进了梅的怀里,不知道梅与雪,谁是谁的等待?只知道为了这一场短暂而幸福的相见,他们已等了千年!

    或许,只有梅知道,雪有多暖!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