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枯叶蝶》朗诵:淡妆  

2015-11-02 00:0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谁不怕岁月的风霜爬上额头。而老去,是光阴给人类的归宿。就像秋风中的树叶,回归大地泥土一样。

    读一首诗:“心里装着她,老去,老去又能怎样”。心头一颤,快要滴下泪来。

    老去,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老成光阴中一片晶莹的雪花,冰凉的,冷寂着。老去,几乎是每个人都怕的,没有人不怕朝为青丝暮为雪的时光。

     而有些人老了,老成时光深处中一只枯叶蝶。那只张着翅膀的蝴蝶,停留在岁月深处,风姿翩翩,从容优雅。 法国作家杜拉斯的暮年,她的名字已经飘洋过海,《情人》被翻译成三十二种语言,读者更是不计其数。她常常戴着一幅宽边的黑色眼镜,身披一件红色的大衣,穿一条黑白相间的格子短裙,指间燃着一支香烟。她和雅安·安德烈挽着手臂,旁若无人,谈笑风生地从大街上走过,引得路人侧目。她的写作风格,电文式的语言被人模仿,甚至她的装束和打扮竟然成了一种时髦,很多年轻女人也跟着模仿。其实那一年,她已经七十岁了。她说:“我身高一米五,但我属于全世界”。人们可以模仿她的装束和穿戴,却无人能模仿她的才华。 张爱玲的晚年深居简出,她将自己埋在成堆的书籍里,完成了《海上花列传》等大量的翻译工作。如果说,暮年的她是寒冷而孤寂的,那么,她只有躲进文字里取暖。沉思,静默,书写,一个人的孤独,在常人看来一定是凄凉的。但是,对于她,那又是安顿灵魂唯一的去处。

    如果说,年轻时期的张爱玲是一位美丽的女子,也不为过。她高挑而个性,常穿着大袖长袍,桃红柳绿的衣裳上街。路人围观,她从不怯场,处乱不惊。有一年,她为出版小说《传奇》到印刷厂去校稿样,着装奇异,使得整个印刷厂的工人停工。她依然我行我素,像一只悠闲的野鹤。她年轻时的一张照片,古典的旗袍,衣襟上镶着大朵的云头,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腰身,她仰着头,骄傲地望着天空。神情薄凉,漠视一切。生就孤傲的女子,在二十岁时就声名鹊起,红遍大上海。她像一枝烟花,拼就二十年积蓄的才华一瞬间照亮了夜空。

    晚年的张爱玲,像是空谷中的一枝兰花,幽娴自居,清芬暗盈。她从不接受任何人的拜访,然而,花虽谢而风尤香。人们没有忘记她。 杜拉斯说过,一个人必须终身保持对爱情的喜好,因为爱情本身是这样的美好,是生命中的琼浆玉液。暮年的杜拉斯,有雅安·安德烈和她相伴十六年,谁说不是一段奇缘?她的晚年,像是一断燃烧过的沉香,火虽熄而炭尤暖。

    那么,伴着书香老去,不失为一件风雅而美好的事。 她们有的是穿透岁月的苍凉之美,恒久之美。年少时,我最不喜欢“花凋”这样的词。我就像大观园中的宝玉,不喜欢看落红翩翩,不喜欢看湖中残荷。《红楼梦》中有一回,宝黛众人游园,宝玉见湖中残破的荷叶说,这些破荷叶真可恨,怎还不叫教人拔去。黛玉听后不乐意了,说,我喜欢一句诗“留得残荷听雨声”,偏偏你们又要拔去。宝玉听了,连说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了。而多年以后,我渐渐懂得了花凋、残荷、枯叶蝶的美。老去,其实没有什么可怕。我希望自己的暮年,能心怀悲悯,缄守秘密,神情从容,姿态优雅地老去。。。 
             
 

点击进入欣赏更多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