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苍鹰之死》朗诵:淡妆  

2015-01-05 17:1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配乐朗诵《苍鹰之死》朗诵:淡妆 - 淡妆 - 有声文学

 

苍鹰之死

作者:琴萧剑气

朗诵:淡    妆

 

 

 



    一块带血的岩石在黑夜里唱着悲壮的歌……

 

    一

    我高踞于悬崖上,再度俯视着这个使我骄傲了一生的世界:蔚蓝色的海洋,起伏的山峦,茂密的丛林。这些,都在我的翅膀下颤抖过,但现在,这些都已不再属于我——我老了!那令人羡慕的充满了光泽的羽毛如今已黯淡无光蓬乱不堪,但我仍懒得去梳理一下,或者说根本没有力量梳理了。当有一次我费力地做完这些事时,我忽然感到眼冒金星。至此,我便明白,我真的老了。

     二

    当我从刚脱离母体开始,我的母亲便用鲜血为我溶就了高昂的信念,我就似乎已明白我是鸟中更强健的鸟。我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翼,将自己巨大的阴影投射在草原上,使那些惊慌的小动物们东跑西藏,我的双爪和铁一般的嘴抓住了一个又一个动物的身躯。我是草原上永久的图腾,诗歌在我身上迸射出耀眼的火花,诗人写我粗矿的笔锋将我雕成高耸的大山,风吹雨打无畏无惧图腾如斯,我自由飞翔无牵无挂,世间万物生灵的栖息使我永远跋涉于岁月之巅。许多年的跋涉开始磨损着我的躯体,我在悬崖上,枯槁无力,在风中瑟瑟抖着。我凝望着周围的一切,看着被我的双翅拍打成的岩石缺口,发出最后的微笑。

   金色的黄昏在预示着黑夜的来临,望着这黑夜来临前的使者,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我如看到了多年前那深不见底的岁月里悠悠做着的冥梦。我不停地飞翔,用彩色的条纹将天空画成优美的图景,我如我的母亲一样将鲜血洒向自己的儿女,我心中升起红彤彤的希望,升起少有的柔情,但一切如过眼云烟,一切如稀薄的冰块迅速散去,一切如瑰丽的梦。我开始迷蒙,我哭我的声音悲哀了整个悬崖。我望着永远没回的丈夫的方向作永久的痴痴等待,宛如生命中与生俱来的一个诺言。我已等待了千年了呵!我流泪我呐喊我望着闪着绿光的蟒蛇吞食幼小的儿子,我开始静默,我无泪无悲无喜,我感到我不是一只鹰。蟒蛇终于被疯狂的我扇成了肉酱。我喘息着,凝视着最后一个儿子。我没有流泪,几滴殷红的血从我的眼睛和喉管里流了出来。一个清亮的早晨,我终于放走了我唯一的儿子,尽管他围着我哀叫,但我仍赶走了他。因为我是一只真正的鹰,我的儿子也同样要是一只笑傲世间万物的强大的鹰。

 

    三

    暮色在加重,我深深体会到了一个弱者的悲哀。我已经捕捉不到可吃的东西了,只能发出几声凄凉的长啸。我开始心悸地想着自己的死亡,不由恐怖地大叫,我仿佛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烘烤着,撕裂成片。一想到此,我便不住地抽搐,长叫。我疲惫不堪,精神的恐怖快要耗尽我的整个生命。黑夜之中我十分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喘息,急促而又沉重。

 

    四

    夜色加重着空间的凝重,也使我渐渐地平静下来:我原是一只真正飞翔过的强者,因此,对于死亡我仍要从容面对。想到这些,我热血翻滚,眼睛开始射出明亮的光,冲破夜色的笼罩。我奋力抖动双翅,啊!飞起来了,我欣喜地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如此矫健地飞翔,是的,我不愿惨死在地面上任人宰割。我冲上黑黢黢的夜空,俯视着下面的一切。深渊漆黑不见底。我骄傲地飞行,选择着最后的归宿。

    我是鹰,是不会向命运屈服的有过辉煌历史的不落的鹰。我在心中一遍遍呼叫着,看了最后一眼我曾拥有过的世界,然后奋力朝岩石撞去……

 

    五

    一声悲壮而凄厉的长啸在夜色中久久回响,一个巨大的身躯在血的飞溅中悠悠飘落,一块带血的岩石在夜风中悲壮地鸣叫,一个烈性的传说在这里升华,山川听着千余年绵绵的传说,悲壮凄恻如歌如泣……
         

 

 

< P>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