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禾雀闹春》朗诵:淡妆  

2014-04-07 07: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禾雀闹春 
  
作者:逸野

朗诵:淡妆

 

 

 


禾雀闹春
 
作者:逸野

朗诵:淡妆
 


    春天,好像是被禾雀花叫醒的。

    尽管我十分不喜欢广州的春天,这个季节还是在该来的时候来了。春天湿冷,阴沉,空气粘糊糊的,所有的人都面目模糊。很多树木在秋天墨绿着,在冬天昂扬着,却捱不过春天的雨雾,叶子连片黄了,落下一地,十分的萧瑟破败,怎么看都是病恹恹的样子。粘稠滞重的空气中,该开的花次第开了,桃花李花杜鹃花什么的,也算是应节的,可是,睡莲也在水面上开得招摇,就未免令人疑惑和不安了。

    令人不安的还有禾雀花。三月中旬之后,禾雀花隆重登场。禾雀花为蝶形花科黎豆属木质藤本植物,又名白花油麻藤、花油麻藤、雀儿花。簇串状花穗,直接长在藤蔓上,因其形酷似禾雀而得名。原产亚洲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中国南方地区均有栽培。禾雀花有五瓣,多为白色,也有粉色、紫色,甚至紫黑色,花盛开时如小鸟振翅欲飞,很是逼真。即使在广东,禾雀花也属稀有,并非人人都看过。我知道并亲眼看见禾雀花,也是这三几年的事情吧。江门的新会、清远的牛鱼嘴、广州的天鹿湖和华南植物园,每年三月下旬到四月上旬,十天半月的时间,观赏禾雀花的人跟禾雀一样蜂拥而至。

    禾雀花开得急促,只要有三五朵先张开翅膀,其他的便都争先恐后,个个不要命似的,闹腾起来,跳跃起来,仿佛它们乘着夜色,早就埋伏在那,只等着一声令下,哗啦啦全都扑棱着翅膀飞起来。也不飞到哪里,依旧歇在那,架子下,枝头上,它的藤蔓所能及之处,从根部开始,延伸而去,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好像千千万万只禾雀的大集结,头碰着头,尾连着尾,声势浩大,蔚为壮观。

    初次见到禾雀花的人,没有不被惊吓的。这哪是花呀,分明是小禾雀啊!嘴巴,头部,身段,翅膀,尾巴,全有了,呼之欲出,振翅欲飞。一串一串的花穗,也没有什么过渡,直接就长在了藤蔓上,未开时披着绒绒的毛,深褐色,宛若一只小小鸟,大一点变成绿色,再大一点,丰满了,圆润了,就是白色、粉色或者紫色了。有三五成群的,有成双成对的,有全家出动的,有形单影只的,更多的是一嘟噜一嘟噜地晃荡着,好像在叽叽喳喳抢吃的。一只只形态生动,一个个栩栩如生。

    因为太像了,也就令人不安起来。花开总有花谢,飞得再高也要跌落。我不敢用手去碰它们,一不小心它们就受伤了,褐色的汁液从身体里流出来,鲜血一般,令人不忍卒看。老去的,一头栽落泥土,俨然死去的禾雀,看着心里伤感,那些春天里的离恨惆怅,那些生命轮回的痛楚凄冷,便一股脑儿涌了出来,使人欲罢不能,春衫泪湿。禾雀花,却全然不理会谁人的心绪,它们扑棱着,鸣叫着,闹腾着,把个原本阴郁的春天张扬得热闹非凡。

    一季的生命也就十天半月的光阴,曾经来过,曾经歌唱,曾经美丽,此生无悔了。坠落,只是另一次旅程的开始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