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瘦香》朗诵:淡妆  

2016-07-26 23:3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瘦香

作者:菡萏
朗诵:淡妆

 

 

 


瘦香

作者:菡萏
朗诵:淡妆

  

 
    “细雨幽窗,晓月残塘,风凉。一枚黄叶,几瓣落红,秋已如期而至。喜欢这样的清美,风定小轩,红瘦绿减,就像走进了一个安静的童话,坐在孤单的长椅上,青丝如水,霜入眼瞳,那如梨似雪的心事便简净开来。

     水瘦了,染了些许花香,反而有了清寒的味道,骨子里骨子外都澄澈;山瘦了,愈发慈悲,老成了一尊佛,安详的垂睑下挂着一串晶莹的露珠,寂静苍冷的石阶等着路人的匍匐。

    也是这个季节,九年前的今天,我的伯父病逝于北京,徜徉在铜环深锁,朱红飘落的古都,我一滴眼泪都没有,耳边净是别人的哭声和惆怅的风。看着他的妻在他的脚下哀哀婉婉,悲悲戚戚;看着姑妈踉跄地追赶着灵车,忽然蹲在风里,抱着头背过气去,半天哭喊出:“哥呀哥,你不能走,我还没报答你啊。”看着父亲一遍遍摩挲伯父的头发,眼泪一大颗一大颗地往下掉,揣着救心丸的我,紧张到了极点;看着他的女儿最后单独向她的父亲告别,一个人久久地趴在鲜红的党旗上:“爸爸!让我最后抱抱你,抱抱你!”就想生离死别不过如此,早起还高声亮嗓的一个人,晚上竟这样的沉默,你摇不醒,你唤不回。人呀人!就这么一口微弱的气,一旦喘不过来,不该抛下的也得抛下,不能舍弃的也要舍弃,有些痛苦是注定要留给活着的人的,有些眼泪注定要流入心底的。

    清晨4点多去看升国旗,天麻麻亮,坐在黄包车上,凉风习习,宽阔的马路异常安静。广场上有老年人在放风筝,一双历尽温凉的手,紧紧地拉住游丝一线,浑浊的双目企盼地望着天空,风筝很长,游得很高,就感叹真正的风筝是属于秋天的,属于这份寂寞和孤单的。

    看过一个素瓷净瓶,通身雪白,莹润光滑,细如脂玉,温若梨花,大有绝尘之美。优美的弧线,仕女般高雅的颈,隐隐透出几分清冽和沁凉。颈口处插着数枝清梅,赭褐色枝干上,绽着纯白的小花,像温泉般,一骨朵一骨朵地冒着,散着细细的香。

    如此的素洁,任谁都会被打动,我管它叫瘦香。一个瘦字,就涵盖了千军万马;一个香字就浓缩了万亩桃花。但香终归是瘦的好,丝丝入骨,凉凉沁心,不问前世的锦衣烈焰,只说今生的雨瘦梨花。没有了“蝶舞梨园雪,莺啼柳带烟”的热闹,也不再需要水墨丹青一笔一划,这般的清冷纯粹就好。

    好久没买黑色的衣服了,有点讨厌那样的凝重,前几天,破天荒买了一件瘦肩修身小西服,配了一件莹白色纯棉小衫,小立领,领口上掐着一排清香荷叶褶皱小花边,好看固然是好看,就是素净了点。想着太过正规了,就顺手带了件驼灰色小狐领对开毛衫,贴心随意些。

    每次逛商场,依旧驻足粉红玛丽,那嘟嘟的粉,盈盈的紫,依旧像枝上缠绵的花,多情地开在你的心尖上,尽管时光萧索,已不再是十里杏花染红烟的年龄,但依旧还是喜欢那丝丝绕绕的镂花,累累叠叠的蕾丝。穿与不穿,买与不买,都已是水中月,镜中花,这样的青涩只能是梦里万颗春桃,醒来一窗秋色。

    还是喜欢丝绸,细凉如水,月色华美,是游进你心中的小鱼,衔来流风的荷香,霎时便碧波荡漾风暖一春,雨凉一秋,有生就有死,有开就有落,所有的故事有发生就有结局,但我依旧喜欢永恒二字。

    想那林家四代为侯,满门书香,该是怎样的潭潭大宅,深深庭院。只可惜,枝繁叶密的大族,最后只剩下这么一个孤女。几世的底蕴才凝聚了这通身的灵气,在一颦一笑中,生动了一世又一世。记得黛玉曾歪着头,抿着鬓笑问宝玉:“宝玉,我有奇香,你可有‘暖香’宝玉不解,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你看这就是七窍之心,醋吃得都是如此的玲珑,你行吗!记得《半生缘》里,世钧和曼桢再次相遇已是十八年之后了。在淑惠的家里,一个帘内,一个帘外,午后的阳光透过竹帘筛了一地碎银。时光摇落,往事斑驳,这一帘之隔,就是万里山河。虽然已是陌上花开,各有归期,见与不见都只是一袭纸上月华,但对他们却是不同的,他知道了她的惊心动魄,她也知道他的翠绿温热。一切释然了,心底的花开了,彼此知道了在那个春天,你真地唱过我的歌,也就足够了。

    看过一个故事,一个女人患了癌症,很重的那种,任何治疗都只是在延缓生命。她很平静地接受化疗,在最痛苦的时候,也不曾气馁和抱怨,始终微笑着,轻言细语,和爱人说着话,和医生交谈着,信任着。大家都想挽留她的生命,可死亡还是离她越来越近。有一天她的生命真正地走到了尽头,主治大夫也预感到她熬不过今晚,下班时,就留下陪她。晚上7点多来到她的床边,她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但还是很吃力地睁开了眼睛,嘴唇动了又动,看到她想说话的样子,医生就贴耳过去,只听她断断续续地说“快回吧!你孩子还小,等着你呢.”两个小时之后,她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瘦香是什么,就是这生命最后的微弱之光,就是一种内心的纯美和安静,就是我们心里想要的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