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妆之雅 细语之声

用文字取暖 用语音释怀 用音乐渲染

 
 
 

日志

 
 

配乐朗诵《唢呐声声》朗诵:淡妆  

2014-01-11 07:2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唢呐声声

 

作者:毕俊厚
朗诵:淡  妆

 

 

    日子倒回二十多年前,村子里缺水少电,夜里一抹的黑。懒散的人早早怀抱枕头磨磨叽叽了。女人们却在一盏昏暗的豆油灯下,长一针短一针地纳鞋底。急躁的汉子几次催促,才脱掉衣服钻进被窝。那个年代夫妻之间的事成了最好的文化生活。

    四周八里的村子多,只要听说那个村子有哭丧,烧纸,悬棺,报庙的,总少不了去。太寂寞了,难得有些响声儿。

    我们村有个叫满囤子的双瞎瞎,却是一个吹唢呐的角儿。那个时候鼓匠班子没有现代的音响工具,凭的是嘴上功夫。倘若想站稳地盘,确确实实是“吹”出来的,没有一顶点含糊。有一年村支书他爹死了。人家有权有势,户穴大,上上下下八面溜光。支书想日悬自己的能耐,请了两班鼓。烧纸那天,三里五村的人都想见识开天辟地的气场,凡是胳膊腿灵便的都来了。排场,大场面,人山人海呐。本村人更是激动,也有想为满囤子摇旗呐喊,擂鼓助威的。就差坐月子的女人没能登场。白天烧完纸,城里人叫追悼会,好不容易捱到晚上。晚上才是重头戏。这个时候两班鼓匠都在做准备工作,都憋足了劲,好像一场血战即将开始。对台鼓,其实比的是吹唢呐。锣鼓镲二胡所有的乐器都停下来,两个班主面对面,唢呐像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对方。这样的比拼,耗内力,伤元气,现在的鼓匠精明了,对台鼓这样的场面再也不会见到。对台鼓,比的是气息,看谁的时间长。从开始到结束,中间不能停顿,换气在悄无声息中进行,谁中间一停顿,就算败了。这样,在这一带方圆几十里,以后大大小小的门市,就算熄台了。双方对垒,残酷啊!

    外来鼓匠是万全人,也算小有名气,走南闯北的,啥阵势没见过,他压根就不哆嗦眼前这个双瞎子。一阵锣鼓响,擂台就算开始了。两个人拧腰屏气,唢呐呜咽,哭天动地。满囤子鼓起两个腮帮,圆圆的,像含着两颗棒棒糖,不停地翻动着两个鱼泡白眼,唢呐头仰到天上,高一声低一声,荡气回肠,揪人心肺。外来人不知深浅,怕丢了手艺,调子提的高,想先声夺人。满囤子却不急不缓,忽高忽低,丝丝缕缕,缠绵不绝。这样的吹法有缓劲,后气足。果然,满囤子像喝了二斤醇香老酒一样,后劲充足,唢呐和人完全融为一体,像焊接在嘴巴上一样。那天,天气賊冷,刮着一股白毛风,唢呐头都结了一尺长的冰凌。几个小时过去了,外来人头上大汗珠子噼里啪啦直掉,有人心疼,替他擦把汗,也劝他:人家童子功,别把自己的身子吹坏啊。外来人不听劝,最终一口气没换上,败下阵来。这个行当有个说法,输了的卷家什走人。外来人心有不甘啊。

    眨巴眼的功夫十几年过去了,满囤子红了十里八乡,夜以继日地吹,终于吹坏了身子,卧床不起了。那年,一连几日,他家的屋顶无烟,一块窗帘暗无天日,几只老鸦盘旋在房前屋后哇哇乱叫,踏裂了树杈。邻里左右发现势头不妙,喊来他的亲戚,砸开房门,那时他已是一条直棍了。身边的思念孤苦伶仃,唯有一条忠心的大黄狗,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这种带有民俗文化的唢呐声,越来越参杂了市侩的成分,不纯粹了,听着感觉别扭,少了以往亲切的乡土气息。

    满囤子死了,唢呐声不会死。或许多少年以后,这种浓郁的民俗文化像春天的草木,顶破泥土,吐出新芽,结满苞蕾,开出一朵朵艳丽的乡间小花。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